淫日尽欢

057 后穴里插假尾裸身爬行(狗奴初养成)

  淫日尽欢h作者:青卿

  淫日尽欢h作者:青卿

  殷凝摸着那粉嫩的肉根爱不释手,虽然她的欲奴也都是精挑细选,可毕竟都是成年,总也比不过这十五岁的少年,还未接受过调教的清纯质朴。

  她一手捧着那根肉柱,另一只手娇嫩的指腹,一点点抚摸在那柱身之上,仿佛捧着猫狗的幼崽逗玩一般,还时不时用指尖戳一下那光滑圆润的龟头。

  无论是视觉还是触觉上的感官,都让李亦坤兴奋不已,虽然肉根底部被绳子束缚,无法发泄,可是身下的欲望依旧激动地在殷凝手里弹跳了几下,回应着她的爱抚,那刚刚擦去的清液,也忍不住又从马眼的缝隙里溢出,流淌到殷凝的手心里。

  殷宸阳虽看不清殷凝做了什么,不过看到李亦坤面色涨得通红,胸脯儿起伏,喘着粗气,便也猜到这小子定然是被妹妹摸得舒服,醋坛子一时又发作起来,站起身,一把将殷凝又拉回到贵妃榻上。

  “看着就好,不准动手动脚。”

  “哥哥,凝凝好喜欢他,可不可以把他带回去。”

  “不可以。”殷宸阳斩钉截铁。

  “为什么不可以啊,哥哥刚才还说,只要凝凝看中便可以的。”

  “这种外头的野男人多脏,不准带回去。”

  “可他是童男子啊,一点都不脏呢。”

  “不可以!”殷宸阳原不过想羞辱一番李亦坤,却未曾想妹妹竟然真的看上了他。

  殷凝知道大哥虽不介意她和其他男子,可是每每有新的欲奴送来,哥哥却总是百般挑着不对,甚至还有过尚未侍寝被便送回的例子。

  嗯,看来哥哥还是很介意的,不过……

  殷凝眨巴眨巴眼睛望向殷宸阳,撅了小嘴,撒娇道:“他还小,凝凝不会和他做的,凝凝就觉得他好看嘛。”

  殷凝喜欢好看的男子,含春宫里便是打杂的男子,挑得也是清秀的长相,看着赏心悦目。美男多多,公主也是有分寸,除了几个欲奴,并不会和其他男子发生关系。她便也特意说清这一遭,免得哥哥不开心。

  然而,殷宸阳的态度依旧坚定。

  “哥哥偏心,哥哥寝殿里那么多漂亮的宫女姐姐,却不肯让凝凝找几个漂亮的奴才。”殷凝小嘴撅得更是厉害,鼻子抽了两下,竟是一幅要哭的样子。

  二皇子殷宸严看到殷凝如此,心中不忍,上前解释道:“凝凝,不是大哥偏心,真的不可以哦,因为他不是普通人家,是李驸马的弟弟,是官宦子弟,不能随便带回家呢。”

  殷宸严劝慰着妹妹,殷凝显然被他说得也有点动摇,可就在此时,李亦坤忽然大呼一声:“我愿意!”

  “你愿意什么”殷宸严看向了他。

  “我愿意跟这位姑娘回去。”

  “你可知她是谁”

  “若是在下没猜错,她定是公主大人。”李亦坤看着两人带着金色的面具,便也知道他们必定是皇亲贵胄,又听殷凝哥哥这般叫着,也大半猜出她不是公主便是郡主,于是大胆一猜。

  “看你年纪小小,野心倒是不小,你还想当驸马不成。”殷宸阳白了李亦坤一眼。

  “不,不是驸马,只要待在公主身边,就算做……做欲奴,在下也是愿意的。”少年话还未说完,脸颊又是一红。

  “就你也配做欲奴”太子殿下本也不悦,出口便是毫无遮拦。

  “大哥也是做了驸马的,公主也说了喜欢我,哪里不配了。”李亦坤虽是据理力争,可是声音却细如蚊声,在这两个气场满满的男子面前,几分胆怯。

  “就是,哪里不配了!”殷凝在一边也一个劲得帮着他,点头附和。

  殷宸阳眉头微挑,似要发飙,殷宸严见此,又抢过了话头:“做欲奴都要接受调教的,何况你年纪还小,并不适合。不过如今狗奴的位置倒是缺了一人,不如你先做狗奴吧。”

  殷宸严说到一半的时候,殷凝的小脸气呼呼得又鼓了起来,不过待他说完,便是一下扑到了他怀里:“还是二哥疼凝凝。”

  殷凝这话一说,太子殿下又生气起来,坐在那里一语不发。

  殷凝眼角瞥到殷宸阳这般作态,到底心里还是最喜欢大哥,便是离了二哥的怀抱,扑到大哥怀里:“凝凝最喜欢哥哥了,其他人不过是伺候的奴才,哪里有哥哥好,凝凝帮哥哥揉揉大肉棒好不好,哥哥不要生气了哦。”

  若是平时,哥哥生气了,殷凝定会帮哥哥吃大肉棒,不过如今还有其他闲杂人等,公主殿下也知自重,没有做得过分。

  说话间,殷凝便将小手伸向殷宸阳的双腿之间,按在那软肉之上,轻轻揉着。

  殷宸阳也是个心软的,最受不得妹妹这般撒娇,心中怒火便也消去大半,不过这般隔靴搔痒揉弄,只让他更加难受,便是抓过了妹妹的手:“乖了,哥哥不生气了。”

  两人便是这般打情骂俏,边上一个声音怯怯传来:“狗奴是要做些什么”

  “先戴上这假尾吧。”殷宸严收了冷落,心也不悦,冷冷出声,扔给了李亦坤一根假尾玉势。

  房间里的情趣玩具甚多,刚才殷宸阳翻绳子的时候,他便看到了,所以想到了刚才说的狗奴的事情。

  “二哥果然都懂,以前狗狗也是这般带着尾巴的。”

  听到公主如此说话,李亦坤便也不再有疑,拾起了假尾,在身后比划了起来。不过此刻他赤身裸体,亵裤也未穿,也没有腰带可以绑住那尾巴,不知道要如何去用。

  “不用比划了,将那硬的一头插在后穴便可。”

  少年是童男之身,除了看过点春宫,哪懂这些,一听到后穴,脸又腾地一下红了起来。

  “不愿意,那便算了。”

  “愿意,愿意!”只要能留在殷凝身边,他什么都愿意。

  所幸这假尾巴玉势比之寻常玉势的尺寸小了许多,没有那般粗长狰狞,前头也是一个圆润的锥形,然而即便再小,这对于一个后穴尚未接受过调教的童男来说,却也是可怕的。

  跪趴在地上,李亦坤将那锥形的一面对准了后穴,慢慢挤入。

  初次入穴,一般要配以药物滋润,可是殷氏兄弟也是故意捉弄他,怎会给他药物,粗硬之物那便是这般硬生生的挤入。

  冰冰凉的玉势一挤入菊穴,便是让李亦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本也是半软下来的肉柱,一个激灵又立了起来。

  大口呼吸着,直到菊口适应了那温度,李亦坤才慢慢将玉势往里推入。

  前端的锥头由小及大,滑溜一下,便也入了,刺激之下倒也还能承受,可是后半截圆柱再入,却让李亦坤犯难,只觉肛口处,被撑得一阵阵撕裂之痛。nyushuwu额角渗出一层细汗,腿根也因为害怕而发抖起来,可李亦坤一抬起,便是看到了殷凝走到了近前,蹲下身,目光殷切的看着他。

  李亦坤当下把眼一闭,一狠心,将那玉势整只推入。

  后穴里便似塞入了一根烧红的铁棍,火辣辣的疼,李亦坤咬紧牙关,强做镇定,便觉一双温柔的小手抚摸在自己的臀瓣之上,那双手的感觉他是熟悉,是殷凝。

  他睁眼看去,果然公主面带微笑,温柔地帮自己揉着后臀,缓解着痛苦:“第一次是会有些疼的,以后就好了。”

  殷凝的小手轻轻软软,其实根本没有揉到自己发痛的菊穴里,不过那手上绵软的触感却由臀肉延伸到后穴里头,酥酥麻麻,李亦坤只觉得菊穴里没有之前那么痛了,随着殷凝的指尖,轻轻抚摸过被迫撑开到发红的穴口四周之时,竟还生出些奇妙的感觉。

  “便这样,摇着尾巴,出去爬一圈。”太子殿下看了看大门的方向,又是冷冷一笑。

  “外面”这般羞耻的模样,在屋内也就罢了,出去,岂非被其他人都瞧见,更何况他此刻也没有带面具,若是被人认出身份,岂非有辱家门。

  李亦坤犹疑不觉,看向了殷凝,若是殷凝也点头,便是不要这张脸,他也会出去。

  “狗奴是凝凝的,才不要别人也看到,要爬,在屋内就好了嘛。”殷凝把李亦坤护在了身后,她才不要她新收的狗奴,这般可爱的模样被春月楼里的那些妓子看到。

  李亦坤感觉到殷凝对自己的爱护之心,心中对她的喜爱更甚,便真如一直狗儿一般,趴在地上,用脸颊蹭着殷凝的小腿,表达着对主人的亲昵。

  “对了,一直忘了问你叫什么了。”殷凝摸了摸他的头顶。

  “李亦坤。”

  “那以后便叫你坤坤好吗”

  “公主叫什么,都是好的。”

  “真乖。”殷凝俯下身在他脸颊亲了一口。

  李亦坤扭了扭腰身,将那后穴里的尾巴甩动几下,便似狗儿摇尾一般,然后便开始在屋内爬动起来。

  



上一章 下一章
© 2024 bqgnovels.com